镜花水月蓝田烟 (一)  ¤ 何玉琴


    (一)

    那个面容憔悴、眼神迷乱、两颊清瘦的少女,举着右手飞快地朝司徒爱娇扑来,把一枚小小的针头迅速地种入爱娇的左手。爱娇的手背迅速浮肿而变黑,一股细细的液体象蛇妖一样在她的血管和经脉里爬动。

    哈哈,带剧毒的针头,你很快就会死的。那少女疯狂地叫着,不知是哭还是笑。很多相识的同学看着她们,脸上充满好奇和同情。

    刘君本来并不在爱娇的大学就读,但此刻却从出事附近的宿舍一隅走出来,小心地拥着爱娇。

    "我与你素不相识,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害我?" 感受到刘君的关怀,意识到再不能享受这期待已久的怜爱,爱娇悲愤地责问那少女。

    "因为你夺走了我的爱!" 那少女指着刘君,双手发抖、肝肠寸断的样子。

    爱娇用右手掐住左手的血管,以阻止毒素蔓延,"我不能死。"她对自己说。

    刘君扶着爱娇到学校的医务室把剧毒解去,又扶着她回宿舍。途中她看到那个清瘦的少女仍站在宿舍的走廊边,双手玩弄着披散的长发,双目无神地看着身边哗哗流出的自来水,呆滞的脸上挂满泪痕。

    "你怎么那么傻,刘君从来就没有爱过我。"爱娇同情地说。她们都是同病相怜的情场失意人,爱娇不再恨这个少女,她想安慰她。

    "不!从始至终,他心里只有你一人!"那个少女断然决然地说。

    "刘君原来真的喜欢我!"爱娇从少女的眼神和口中得到了证实,心里狂喜得发抖,泪水立刻模糊了她的双眼。但她仍然清楚地感觉到,刘君正轻轻地向她走来。她还能感受到他那红润迷人的双唇和充满笑意的眼睛--正是这双唇和这双眼,把爱娇的心从十四岁起就紧紧地抓住了。

    爱娇迎着刘君灼热的注视走过去,脸上绽开了春花般美丽而甜蜜的笑容。

    近了,近了,爱娇渴望已久的爱。

    "你真是个善良的好女孩。"刘君用手抚摸了一下爱娇的头发,用一种居高临下的长者口气评价着,说完,便侧身走过爱娇的身旁,向远处走去,很快便只剩下一个模糊的背影。

    爱娇想叫住刘君,张着口却发不出声音来......

    幽幽的远处传来了小童的哭声:"妈咪,我要尿尿。"

    这是爱娇二岁的女儿醒了。爱娇本能地飞身下床,抱了女儿冲向厕所。

    回到床上,躺下,爱娇的心头空落落的难受。

    "刘君,你在哪儿?你还好吗?",迷迷糊糊地想着,她竟哭了起来。

    (二)

    刘君是爱娇的高中同学,他在一班,爱娇在二班。爱娇的爸爸教他们两个班的语文。

    一天,爸爸让爱娇看一篇作文,说那文章思路开阔,值得一读。那便是刘君的文章。这之后,爱娇便常常不由自主地去找刘君的作文看。刘君的作文并不篇篇都好,字也不算漂亮。但在爱娇的眼里,刘君的文章是独一无二的,它思路异常开阔,字体端正大方,卷面十分整洁。字里行间流露着真诚、胆识和热情。于是爱娇渴望认识刘君。

    期末考试,刘君拿了全年级第一名,爱娇第二。表彰会上,当爱娇与刘君并肩而立地站在大礼堂的领奖台上时,她激动得心蹦蹦直跳。这并非因为她在全年级六个班三百多名学生中考了第二名,而是她看到了渴望已久的刘君,他与她站得这么近,她能隐隐地感觉到他激动的呼吸,而他竟长得这么清爽可人。

    中学时,很多学习尖子因为忙于功课疏于锻炼,弄得一副弱不禁风、枯燥无味的样子,爱娇不喜欢他们。而刘君却完全不同。他充满朝气:线条优美的双唇是丰满红亮的,粗黑的眉毛下一双微往里凹的大眼睛闪着迷人的英气,英俊的脸白里透红,泛着健康的光泽,浑身上下洋溢着青春的美。当爱娇侧脸打量刘君时,刘君正注视着爱娇微笑。他的眼睛是那么的明亮而热情,他的笑容是那么的温存而迷人。

    爱娇呆住了,她突然发现,她不单喜欢聪明的脑袋和来自同性的纯洁的友谊,她更热爱那充满活力的机体和来自异性的柔情。

    爱娇那少女的初恋如迷人的画卷在不知不觉中铺开了。

    自那以后,爱娇天天期待着和刘君相遇。她总是找机会和他相遇。

    每当他们相遇,刘君总是自老远地看着她,用充满笑意和热情的眼神;走近后,他们会极快地相看一眼,然后同时把视线移开。为了这一相遇,爱娇整日觉得花儿在为她开放,鸟儿在为她鸣唱,心里一直哼着那首当时流行的爱情歌曲"你爱我一千倍,我爱你一万倍......"酣然入睡。哪天没有遇见他,她就象掉了魂一样不得安宁。

    那时,爱娇所在的是市里的重点中学。校规非常严格,男女界限十分分明。早恋是绝对禁止的,一经抓住,轻者通报老师、团委书记、校长和家长;重者开除。不过也有一些大胆的同学男女混在一起、一同看电影或郊游,但大都是些成绩较差、无心向学的学生。好学生一般只在公共场合、群体活动时才与异性同学说话,但也有极少的好学生勇敢地约会女生。爱娇盼望着刘君也成为勇敢的一员,大胆地来约会她。从每次相遇时那极快的一瞬,爱娇认定刘君是喜欢她爱她的。为了这一瞬,爱娇把一个少女的所有热情、爱恋和希望都给了他。她每晚躺在宿舍里编织着她爱情的网,她织得又快又结实,把自己网在里面自我陶醉,成日沉迷在爱的欢悦和痛苦中。可是她这样盼望等待了三年,刘君始终没有在她的窗前出现。

    高二分班时,爱娇读了文科,刘君读了理科。考大学前,爱娇听说刘君要报读北京的清华大学,于是她报了北京大学。高考后,她被北大录取了,却听说刘君进了广州的华南理工大学,于是她找了各种藉口和门路把档案拿回了广州的中山大学。可是最后刘君却去了上海交大。爱娇为此痛哭了一场,遗憾到如今。

    (三)

    大学里,男女学生交往、恋爱已成家常便饭,可爱娇仍未等到刘君的片言只语。

    爱娇想,或许刘君并不知道自己深爱着他。捱不住相思的苦,爱娇给刘君写了几首抒情小诗,委婉地道出自己的真情厚意、万般柔肠。

    刘君很快回信了,当爱娇看到那熟悉的笔迹时,她不安得嘴唇发白。刘君在回信里与爱娇谈起一个姑娘,他说他爱她胜过爱自己。爱娇想,刘君原来真的爱着自己!她如喝甘露般从头甜到脚,她激动得双眼模糊,粉脸飞霞。刘君又说,他很喜欢爱娇寄给他的小诗,他爱那女孩在心口难开,所以把其中的一首转寄给了那女孩,希望那女孩能明白自己的心意。

    原来刘君爱的不是自己!爱娇急得脸都青了。那女孩叫箐,爱娇认识。箐清纯得如一段清泉小溪,温柔得如一支抒情小曲。她就在离爱娇不远的一个大专院校就读,是属于他们中学300多名考生中考得最差的那一拔。

    爱娇带着她的闺中密友珊去看箐。

    回来的路上,爱娇对珊说:"我输了,输给了这个象豆芽般柔嫩而美丽的女孩"。

    珊不以为然地说:"我原以为是什么美人坯子。却原来是个坦胸露肩、俗得如街边卖衣的女子。你可能是爱鸟及屋吧?"。

    "你不觉得她那薄薄的双肩楚楚动人吗?",爱娇说。

    "很一般嘛,把你的露一露,绝对不会输给她",珊说,"她那双眼,细小无神,眉毛稀释得象婴儿"。

    "但我觉得她那细长的双眼衬着淡如轻烟的眉毛笑起来很温柔很美,仿如柳永的诗词一样给人莫名的回味和牵挂"。

    "你的大眼睛不笑都很美,再笑便要勾人的魂。"珊说。

    "所以刘君不喜欢我,以为我是个不规矩的坏女孩",爱娇似乎明白了不被怜爱的原因。

    "你脑子有病,不单是眼睛。"珊没好气的应道。

    "她的嘴巴很好看,笑起来腼腆而优雅。"爱娇觉得很丧气。

    "除了嘴巴,我实在看不出她还有什么地方吸引人"。

    "她有刘君喜欢的那种气质,我没有",爱娇仍然觉得箐很美,要不,刘君怎么会爱她而不爱自己。能让优秀的刘君倾心的女孩一定不是一个一般的女孩。一向踌躇满志、不甘人后的爱娇因为爱情的挫折而变得有点自卑自怜。

    "你又不是他度身定做的衣服,干嘛非要去迎合他的喜好?我跟你说吧,你就是什么都跟陈箐一样,你还是司徒爱娇,她还是陈箐,姓刘的喜欢的还是她而不是你。爱情就是这样,你懂我的意思吗?"

    "不懂。你说,既然我聪明过她、漂亮过她、又那么喜欢他,为什么他偏偏喜欢她而不喜欢我?"

    "因为那姓刘的是个混蛋,混蛋都不会喜欢好女孩,尤其是聪明而漂亮的好女孩",珊有点生气,"旁观者清,这姓刘的根本不象你想象的那么出色,他只是一个非常普通的男生,根本配不上你。他不爱你是你的福气,否则你会绝望一辈子"。

    "他不是你想象的那样!"爱娇也生气了。刘君是她感情的支柱、心里的偶像,她不容许任何人羞辱他。但自己的心上人爱的却偏偏是他人,空负了自己的款款深情。想着想着,爱娇禁不住伤心落泪,一副梨花带雨的样子,看得人又怜又爱。

    珊缓了口气说:"其实,系里那么多漂亮女生,我觉得就你看着最顺眼。你天生丽质,不矫情不造作,浑身洋溢着青春动人的光彩。或者,刘君根本不知道你出落得这么漂亮了;又或者他根本不知道你爱他,他不知道那些诗是你为他而写的。又或者,你的诗写得太朦胧,他根本没读懂。"

    但愿珊是对的。爱娇心里燃起一线希望的火焰,这火焰越燃越大,以致于映照得她雄心勃勃,信心十足。

    她找出一张得意的照片,那是在海南风景优美的三亚市"天涯海角"风景区拍的。照片里的爱娇站在大海的一角、一块高高的岩石上,神秘的"鹿回头"在天的脚边意味深长地若隐若现。她那浓密的长发被海风吹拂着,闪着缎子般的光彩。半透明的白色连衣裙衬着天蓝色的底裙与海天一色,匀称的身段被海风吹出飘逸迷人的曲线。她赤着脚,粉脸轻抬,似笑非笑,似看非看,双眼扑朔迷离,仿佛心有万般欲念,又似空无一物,超凡脱俗的气质让人分不清究竟是天上来客,抑或是人间仙子。这照片在市里"'飞扬的青春'专题摄影展"中曾获一等奖。影展之后爱娇收到过很多爱慕者的信,但她觉得那些信怎么看都比不上刘君中学时的作文有意思,于是顺手扔到垃圾桶里去了。同宿舍的同学逗着玩儿,从垃圾桶里捡起其中的一封,声情并茂地念了起来:

     ......

    如果你是一尊美丽的望夫石,
    我愿是你日夜守望的游子,
    我要用最美丽的情丝,编织最温馨的爱巢,
    让我心爱的娘子,从此不再望穿秋水,愁断柔肠。

    我愿是那五指山上的古树,
    与你长相守望,日观天地,夜读星光。
    我愿是世间最好的裁缝,
    扯几片飘逸的白云,染上蓝天的靛浆,
    为你编织最美的衣裳。

    我愿是一只不倦的雄鹰,
    追随我的仙子,走遍天涯海角,游遍四海八方。
    啊,我更愿是咆哮的大海,
    卷起千层巨浪,把那千年岩石掀翻,
    让你跌入我的怀抱,溶入我的胸膛。

    爱娇初初还故作潇洒地跟大伙一块儿闹,后来便没了情绪。心想,如果这是刘君的信,那该多好啊。但转而又想,如果这真是刘君的信,那一定不是写给我的。想着想着,眼泪便流了下来。她想,除了刘君,她这辈子不会再爱别人了;她甚至以为,如果这辈子得不到刘君的半点怜爱,她真的会死。爱娇起先为自己的伟大爱情感动不已,接着又悲哀怜悯起自己的红颜薄幸。窗外不断飘来那首伤感的春闺绝唱: "看我,看一眼吧,莫让红颜守空枕。青春无悔、不死,永远的爱人....." ,爱娇终于忍不住放声哭了起来。大伙儿吓坏了,他们没想到洒脱的爱娇也有痛哭流涕的时候,一个个放下了蚊帐躲到自己的小小世界里。爱娇擦干眼泪,小心挑出照片,在照片背后题了阙小曲:

    "想丝丝缕缕五载,似短犹长,夜夜床前望月光。
    惜桂下月老,错穿红线,惹来多少相思泪儿湿西厢。

    "叹碧海青天有情:好风如水,遥送鹭鸶戏鸳鸯。
    看飞云过尽,归雁无凭,又是一朝孤岩独倚把春荒。

    在信的结尾,爱娇叹道:
    "柳儿长长风细细,恰似侬家点点心,续也难,断也难;
    爱也无奈,恨也无奈"。

    刘君很快给爱娇回了信,信写得真挚动人。

    他说,他读懂了爱娇的每一封信每一首诗,他喜欢爱娇、欣赏爱娇,但他不能爱她因为他爱上了那个清纯的陈箐姑娘。他请求爱娇原谅他,做他的朋友。于是他们频繁地通信,很快便成了除了恋爱不谈以外什么都谈的知己。他们谈论的话题繁杂而广博,社会、人生、事业。他们总是有说不完的话儿。信里的刘君是一个热情洋溢、正直向上、对社会充满了责任感的青年。与刘君通信占据了爱娇生活的重要部分,它成了爱娇唯一的感情慰籍。那段日子,爱娇深深地陷入了梁羽生和金庸的武侠小说里,从那柔肠侠骨的伤感情爱中找寻某种感情的共鸣和精神的寄托。

    她常常品味刘君关于"我喜欢你但不能爱你"的话。她想,"喜欢"与"爱"究竟是量的不同还是质的差别?就算是"质"的差别,那么,当"喜欢"的量积累到一定的程度,也会发生质的转变成为"爱"吧。爱娇仿佛看见了刘君心窝窝里有两个象香水瓶般精致的东西,一个装的是"喜欢",一个装的是"爱";当那浓浓的"喜欢"满了,便溢了出来,与从另一个瓶里流出来的"爱"融合在一起,于是喜爱交溶,喜便是爱,爱便是喜了。

    ===> 下一章


| 返回首页 | 散文 | 小说 | 诗词 | 随笔漫谈 | 回忆录 |


©Copyright: 中华文化协会 -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 support@aucc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