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德鎳作品集


| 泰姬陵 | 千古之謎——秦始皇陵 |



泰姬陵  ¤ 李德鎳

    二零零三年元月十九日早七點﹐ 我們乘坐愛德文雀世界(印度)有限公司提供旅行 小車﹐離開我們住的新德里Bajaj Indian Home Stay, 穿過老德里街道﹐上高速公路﹐ 行駛四小時﹐到達阿格拉。小車到停車場後﹐司機帶我們換乘公共汽車到泰姬陵門 前﹐已是中午十二點。

    泰姬陵是穆斯林化蒙古人成吉思汗的後代、十七世紀統治印度莫臥兒王朝第五代帝 王沙傑罕為其亡妻泰姬•瑪哈爾所修建的陵墓。走進大門﹐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座均 勻對稱、潔白無瑕的伊斯蘭風格的古典建築。眼睛順著長長水池的中線由近而遠看去﹐ 準能與那伊斯蘭式的馬蹄形拱門的頂點相重合。泰姬陵坐落在厚厚的白色大理石基 座上﹔陵頂是一個巨大白色圓頂﹐它高高昂起﹐統率全陵區﹔那高聳入雲的圓頂上尖 尖寶頂直刺藍天﹐使人聯想進入天國之路。泰姬陵主殿兩側各有一座做為配殿的清真 寺。在大理石基座平台上四角﹐各建一座細長如燭、頂上有陽台而類似于穆斯林報告 祈禱時刻打鐘召喚祈禱者的尖塔。配殿和尖塔可以達到使整座泰姬陵在建築上有對稱 之美。 這時﹐你想到的就是儘快走近泰姬陵﹐把這個世界七大奇跡之一的偉大建築看個究 竟。

    司機幫我們照好相後﹐就去休息了。我們隨著遊客人流﹐沿著池邊石板路﹐走近泰 姬陵﹐在台基前停下。按規定必須先脫鞋﹐才能登上台基。如其說是表示尊敬﹐不 如說是保護白色大理石台基。所以也可以不脫鞋而花一美元就地買雙供應的鞋套。為 了減少找鞋的麻煩﹐就各花一美元買了雙鞋套。我們套上鞋套﹐拾級而上﹐登上陵台。

    泰姬陵的主殿、配殿、尖塔和陵台全都是用白色大理石建成﹐建築物表面顏色是大 理石的天然白色﹐而不是用白漆塗成的﹐這既好維護﹐又可延長建築物的使用壽命。 泰姬陵的門、窗、牆壁和圍屏上的細密畫飾﹐都是在大理石上鏤雕而成﹐極其精美。

    在《馬可波羅行紀》中﹐我們可以看到﹕這位偉大的意大利旅行家﹐曾多處記載當 時中國城市居民為偶像教徒﹐偶像教即佛教的代名詞。而馬可波羅當然認為他所信 奉的基督教不是偶像教。伊斯蘭教繼承了猶太教的反對偶像崇拜精神﹐堅持禁止對生 物製作任何畫像崇拜。在泰姬陵中見不到人像或動物的圖像﹐連真主的像或先知默罕 默德像都沒有﹐在伊斯蘭建築藝術上只有幾何圖案和花卉草木。在這個意義上說﹐伊 斯蘭教可以說是最徹底的反對偶像的宗教。

    走進寢宮﹐透過圍屏可以看到大廳中陳列著兩副石棺﹔正中的一副是泰姬的﹐左邊 的一副是沙傑罕的。

    泰姬﹐原名阿姬曼•芭奴﹐波斯女子﹐美麗聰慧﹐能歌善舞﹔與沙傑罕結為夫妻後﹐ 隨軍征戰﹐同甘共苦。沙傑罕繼承王位後﹐封她為“泰姬•瑪哈爾”﹐意為宮廷的 皇冠。泰姬入宮十九年﹐生下十四個孩子﹐最後死于難產﹐遺願希望有一個美麗的 陵墓。沙傑罕親自對陵墓提出設計構想﹐經兩年完成設計﹐于公元1631年動工興建﹐ 傾國庫錢財﹐調二萬民工﹐修建二十二年﹐于公元1653年竣工。

    泰姬陵建成不久﹐沙傑罕還沉醉于自己陵墓設計構思中﹐他的三兒子奧倫澤布就廢 父篡位﹐沙傑罕打算為自己建陵的夢想告吹。

    沙傑罕被廢後﹐囚禁在阿格拉古堡。每當朝霞初起﹐旭日東升時﹐古堡內一夜不眠 的老人眼巴巴地盯著泰姬陵﹐渴望能看到甦醒的愛后﹔望啊望啊﹗時光在一秒一分 地流逝﹔中午時分﹐越過泰姬陵頂的太陽迅速地西移﹐顯示時間無情流失﹐夕陽西下﹐ 寒月東起﹐如水的月光徹底地沖淡了老人的希望。泰姬即將安寢﹐而古堡內的老人 卻失望地開始了另一個不眠之夜。沙傑罕正是在這種渴望而失望﹐失望而渴望的痛苦 循環中﹐度過了三千多個日日夜夜﹐耗盡了自己的心血而倒下﹐最終進入了“幸福的 長眠”。

    沙傑罕死後﹐他兒子把他送進泰姬陵﹐後來者只好靠邊待。可沙傑罕的棺墓雖不居 中﹐但棺底卻比泰姬的棺底高約十多厘米﹐可能是以顯示王者的威嚴吧﹗

    從陵宮大廳奡羅茠漣G局看﹐顯然泰姬陵原設計不是兩人合葬陵墓。據傳﹕沙傑罕 曾打算把他自己的陵宮建在亞穆納河的對岸﹐兩陵對稱佈置﹐其規模、造型和裝飾 等均與泰姬陵一模一樣﹐只是用材為純黑大理石﹔兩陵間再建一座半黑半白大理石相 間的跨河大橋﹐把兩陵連接起來。自己死後﹐與愛后相對而眠﹐共度那無盡的漫漫長 夜。

    悠悠歲月﹐星移斗轉﹐泰姬陵建成後三百年﹐歷經入侵統治者的更替﹐後來者為了 自己的既得利益﹐想自己走後還能牢牢控制這塊古老而富饒的土地﹐撤離前搞了伊 斯蘭教和印度教分離而成立了印度和巴基斯坦兩個國家﹐還留下個克什米爾問題。沙 傑罕的子民們後代﹐信伊斯蘭教的紛紛向東和向西逃離﹐撇下了這兩個老人。

    合葬陵墓不是沙傑罕所希望的﹐但就結果看﹐卻比沙傑罕所設想的方案好。我們可 以設想﹐如果按他的構想的設計方案實施﹐那麼﹐泰姬陵與沙傑罕陵被亞穆納河分 開。結果是泰姬陵變成織女﹐沙傑罕變成牛郎﹐亞穆納河就像一條天上的銀河﹐把他 們永遠分開﹐高處不勝寒﹐冷宮中那多麼寂寞﹗而現在合葬在一起﹐同在一寢宮內﹐ 生死相守﹐這多親近﹗

    整個泰姬陵建築可以說是極度華美﹐而又非常純潔的伊斯蘭風格古典建築﹐真是無 懈可擊﹐讓人嘆為觀止。它遺世獨立﹐孤芳自賞﹐經過幾百年的寂寞﹐迎來了社會 開放﹐終被世人確認為世界七大奇跡之一。我們在這裡看到世界各國遊客﹐它的美超 越意識形態﹐超越宗教差異﹐超越種族階級﹔而對于它是為誰而建、由誰而建﹐這些 已不再重要了。泰姬陵是世界頂級優美建築之一﹐它是屬于全人類的。

    李德鎳重寫于堪培拉
      二零零六年三月十日



千古之謎——秦始皇陵  ¤ 李德鎳

    旅遊西安,首先要去參觀秦始皇陵。遊覽秦始皇陵,導遊會首先帶你去參觀西安臨 潼秦陵地宮。這座秦陵地宮是由當地政府花兩億人民幣,依據古史記載、遙感測試 和科學研究初步結果,在秦始皇陵西側建成的一座室內秦陵地宮大型模型。地宮建築 面積為四千五百平方米;通高二十五點七米,其中地下八點七米。秦陵地宮分上下兩 層:上層為文字介紹和秦始皇陵的一比三百五十縮尺的平面總體模型;下層為地宮。 遊人由上層展廳通過墓道進入下層地宮。地宮以聲、光、鐳射等高科技全面再現二 千多年前秦始皇征徭役七十萬、歷時四十年所建地下宮殿。在這裡,遊人可以看到 天空日出日沒,月亮按時運行;可以俯瞰以水銀為水的黃河、長江;而秦始皇躺臥 的龍舟蕩漾在江河上,觀看百官,四周相繼重現的嬴政登基,橫掃六合,始皇出巡 和秦宮宴樂的盛況。

    出秦陵地宮,導遊會帶領你到秦始皇陵。該陵位於驪山北麓,南依驪山,北臨渭水。 據《水經注》記載:“墳高五丈,周回五里餘。”墳高即地面以上覆土的高度;墓 穴是地面以下深坑,即地宮;合稱為墳墓。現墳高87米,周回一千四百米,肯定修復 進行增高培土,全坡現已植樹,有台階直達陵頂平台。陵體外形為截頭四面錐體,不 同於埃及金字塔。金字塔為大塊石砌成的四面錐體。

    徒步登上陵頂平台,可以遠眺巍巍群山,近瞰重重城牆,遺憾的是現在還看不到地 宮內情景。

    太史公司馬遷他老人家在《史記》中說,“始皇初即位,穿治酈山,及併天下,天 下徙送旨七十餘萬人,穿三泉,下銅而致槨,宮觀百官,奇器珍怪,徙臧滿之。令匠 作機弩矢,有所穿近者輒射之。以水銀為百川江河大海,機相灌輸。上具天文,下具 地理。以人魚膏為燭,度不滅者久之。二世曰:‘先帝后宮非有子者,出焉不宜。’ 皆令從死,死者甚眾。葬既以下,或言工匠為機,臧皆知之,臧重即泄。大事畢, 已臧,閉中羡,下外羡門,盡閉工匠臧者,無復出者。樹草木以象山。”

    五百年後,北魏酈道元在《水經注》中說:“秦始皇大興厚葬,營建冢壙,於酈戎 之山,一名藍田,其陰多金,其陽多玉,始皇貪其美名,因而葬焉。斬山鑿石,下 錮三泉,以銅為槨,旁行周回三十餘里。上畫天文星宿之象,下以水銀為四瀆百川, 五岳九州,具地理之勢。宮觀百官,奇器珍寶,充滿其中,令匠作機弩,有所穿近, 輒射之。以人魚膏為燈燭,取其不滅者。”

    從上述有關秦始皇陵地宮情況的記載來看,司馬遷與酈道元二人對地宮描述大致相 同;但卻有實質差別。我們比較兩者原文可以發現酈道元對司馬遷原文作了幾處改 動:將“穿三泉”改為“下錮三泉”;將“下銅而致槨”改為“以銅為槨”;並將 原文“大海”之後的“機相灌輸”四字去掉;還指明天文星宿之象是畫的。

    酈道元改動的結果使得秦陵地宮內的“上具天文,下具地理”的景致由動態的全部 變為靜態的。我設想原設計思想可能是:陵宮內日月運行和河海水銀流動是通過水 力機械驅動,所以要“穿三泉”,導泉水以使水力機械運動,帶動日月升降;將流到 低池的水銀,用水力機械提升,灌到高池,再灌輸到江河內,相互循環,這就叫 “機相灌輸”,使陵宮內景致是動態的。由於地宮外引進泉水,槨就是套在棺材外面的 棺材,槨外灌銅,可以起防腐蝕作用。錮就是用熔化的金屬堵塞泉眼,不讓泉水流進 來。酈道元認為,沒有泉水就沒有動力。可能他還不知道內有水力機械,所以他就把 “機相灌輸”四字去掉;同時設想“上具天文”是“上畫天文星宿之象”,把陵宮內 景物變為靜態的。就當時科學技術發展水平看,利用水力機械原理,以泉水為能源, 使秦陵地宮內具有動態景色也是有可能的。前面我們看過的潼臨秦陵地宮大型模型 可能就是依據《史記》的記載而設計的。但是地宮內實際情況到底怎樣,它和秦始 皇陵這個“千古之謎”一樣,只有它日考古發掘秦始皇陵後才可能揭開這個“千古 之謎”。 假如你有興趣,不防去西安走一趟,實地考察秦始皇陵,猜猜這個“千古之謎”, 順便看看世界第八大奇跡,秦始皇陵兵馬俑,即秦始皇陵的一個大型殉葬俑群坑。


| 返回首頁 | 散文 | 小說 | 詩詞 | 隨筆漫談 | 回憶錄 | 評論文學 | 原創藝術 |


©Copyright: 中華文化協會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