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芒詩集


| 美利奴之死 | 堪培拉之戀 | 眺望堪培拉 | 請你來世做我的紅顏 | 堪培拉的記憶 |
| 敗筆 | 初戀 | 情殤 | 臥軌山海關 | 邂逅 | 記憶 | 不再說愛 | 流星 | 跋涉 |
| 貝得門斯拜 | 客居昆比陽 | 屋檐下的風鈴 | 格里芬湖噴泉 | 紀念一個不該紀念的人 |




美利奴之死  ¤ 李芒


    (2003年堪培拉大旱,牧場的草地一片枯黃。
    我每次路過某牧場時,但見昔日肥碩的美利奴
    羊正一天天變得瘦骨嶙峋,奄奄待斃...)
   
    是誰驅散了天上的白雲,
    讓我看不見一點雨的蹤影?
   
    是誰奪走了我身邊的伴侶,
    匆忙結束了我短暫的愛情?
   
    今晚我就要靜悄悄地死去,
    再也不留戀這片乾枯的草地。
   
    袋鼠兄弟曾約我跳出這鐵蒺藜欄柵,
    他卻在一聲碰撞中阻止了我的勇敢。
   
    我一生默默地忍辱負重,
    可命運終究並沒有改變。
   
    抬頭仰望蔚藍色的星空,
    答案仍然是明天的殘忍。
   
    最後一滴淚水從我的眼角輕輕劃過,
    那是記憶中的戀情給了我一絲安樂。
   
    我相信死神將帶給我無盡的歡欣,
    因為它會領我去尋找昔日的溫馨。
   
    真的等不到你了堪培拉的春天,
    儘管天邊正飄來一朵帶雨的雲。



堪培拉之戀  ¤ 李芒

    很久沒有聽見雨的消息,
    大地睜開了焦渴的眼睛。
    終於等來了一場冰雹,
    一頭扎進了你的懷抱。
   
    明知道那是雨對你愛戀的結晶,
    你卻斷然拒絕這種粗暴的親吻。
    原來愛得太深也會傷得太深,
    雨黯然離去再也不見了蹤影。
   
       2006.8.15於中國



眺望堪培拉  ¤ 李芒

    我從這塊土地上消亡
    沒有人知道我的去向
    如今我只能面壁而立
    在經緯之間把你探望
    東經一百三十九度
    南緯三十三度
    堪培拉
    一個百年孤獨的小城
    安靜得一陣風刮過
    能聽見樹葉的墜落
   
    慵懶的格利芬湖水
    洗盡了我滿身的凡塵
    把我修練成了避世的高人
    再難回到喧囂的世俗中生存
    惟有你知道我對你的愛戀
    一抬頭你就會進入我的眼帘
    東經一百三十九度
    南緯三十三度
    這里沒有風刮過
    可以聽見我心跳的響聲



請你來世做我的紅顏 

          ---讀王非《我的等待很漫長》有感而作 ¤ 李芒

    永琲漫]拉開漫長的黑帘,
    我在輪回中救贖我的初戀。
    最美的愛註定是最痛的痛,
    千年的梁祝總是一演再演。
    揣著前世的情和來世的夢,
    穿過緣分的隧道與你相牽。
    第一句話就要說我很愛你,
    請你今世一定做我的紅顏。
   
    2006.9.8.寫於中國



堪培拉的記憶  ¤ 李芒

    你離我好遠喲
    遠得只能在記憶婼L旋
    太平洋的波浪爬不上你的岸
    可亞熱帶的季風卻潤濕了你的臉
    你的美麗有如深藏閨房無人識的少女
   
    你離我好近喲
    當所有的人都離我遠去
    當所有的情都被世俗風化盡
    唯有你的愛還溫暖著我冰冷的心
    你的背影像鬱金香一樣在記憶堬捷}
   
    推開記憶之窗
    我引頸向南張望
    視線隨著思戀延長
    我看到了我們的愛
    擱淺在記憶的港灣



敗筆  ¤ 李芒

    夕陽就要沉入地平線
    所有的雲都在追逐最後的輝煌
    我站在秋收的田野
    遙望著你在晚霞中繽紛的模樣
   
    你把那透明的蔚藍
    撕碎在斜陽
    你讓這斑駁的圖案
    蘇醒我的記憶
   
    我是這般地詩情畫意
    塗抹著一身炫目的色彩
    可最終還是被你放逐
    成了我今生最大的敗筆



初戀  ¤ 李芒

    當我們的愛
    已變成傷害
    當你的背影
    淡出了視線
    我終於明白
    深藏在心靈深處
    那根太細的情絲
    終於經不住
    歲月的風蝕
    而
    繃斷



情殤  ¤ 李芒

    你走得再遠
    也走不出我的思念
   
    可你的名字
    不再會激起我的心房震顫
   
    愛情的神話
    總在金錢面前崩盤
   
    美麗的謊言
    摧毀了世上最動人的容顏



臥軌山海關  ¤ 李芒

       --紀念海子臥軌自殺18周年

   
    火紅的太陽照著你黑紅的血
    你從此在冰涼的枕木上長眠
    被你當作太陽的灰布
    至今還在高牆上空懸
    那位摯愛著你的姑娘
    走到天安門廣場
    望了一眼主席的頭像
    便,哭瞎了雙眼
   
    黑幕撐起了引你上路的白帆
    十八年之後你又是一條好漢
    合上吧
    黑框里的眼
    安息吧
    我的仁兄,我的詩人
   
    我的血在這一刻冰冷
    我的生命在這瞬間重生
   

海子
原名查海生,畢業於北大法律系,當年和中文系的駱一合、儲福軍號稱北大三大詩 人。1989年駱一合參加“暴亂”後成了植物人,不久離開了人世。那時在中國政法 大學當講師的查海生已經出現了嚴重的精神障礙,常常在牆上掛幾塊灰布聲稱是 “太陽”。學生們常手抄署名叫著“戈麥”的人寫的詩,後來知道他就是儲福軍。 再後來听說他也投水自盡了。自此“北大三詩人”就這樣L離開了我們。有人說北大 是個出名人富人的地方,可誰又知道它也是個葬送人才的地方!



邂逅  ¤ 李芒

   
    那是一次偶然相遇,
    卻在腦海裡揮之不去;
    你對我的回眸一笑,
    鎖定了我一生的記憶。
   
    就像兩顆星相遇在茫茫的天際,
    在彼此照亮的一剎那訝異無比;
    無法伸手將對方攬入怀里,
    又急速滑向了各自的軌跡。
   
    寂寞的旅途只剩下無盡的回憶,
    眼睛裡唯有你永遠不變的美麗;
    如果說這也是前世的情緣,
    為什麼我們總是相距光年?



記憶  ¤ 李芒

    如果記憶不曾改變什麼
    那就是我的垂問無法開啟你的沉默
    你是我最初的印象
    也是我最後的記憶
    我不敢追問你的消息
    害怕沉淀的情又泛濫著自己
    只有夜半的夢會證實
    我們曾在彼此的生命媥n足
   
    記憶在歲月的長河堥N浴
    越久越顯現得透亮而又清晰
    也許歲月將改變你的容顏
    記憶中的你已變得皺紋滿臉
    再見到你時我竟無話可說
    使人不敢面對這世界的變遷
    那樣我情願記憶之舟永遠擱淺
    讓時光停留在你我的最後一個夜晚
   
    我行走在夢
    朝著來時的路狂奔
    記憶是夢之帆
    你的名字是那遙遠的岸
    若是想你了
    我就揚帆起航
    抵達你居住的彼岸
    將你的名字輕輕地呼喚



不再說愛  ¤ 李芒

    曾無數次
    想像你的樣子
    閉上眼睛
    就能看見你清晰的面孔
    你的笑容是那樣的嫵媚
    你的呼吸帶著玫瑰香味
   
    我假裝成一個詩人
    為你苦思冥想
    吟詩作對
    我盼望著有朝一日
    做個仗劍俠客
    英雄救美
   
    然而我終究是個碌碌之輩
    無法迎合你要的男人氣概
    夢醒緣散
    才是生活的真正開始
    不再說愛
    終於看到了藍天的精彩



流星  ¤ 李芒

    我慶幸
    我沒有與你擦肩而過
    消失在宇宙的盡頭
    迎著你溫柔的目光
    我一步步向你走來
    你那美輪美奐的蔚藍
    瓦解了我千年的寂寞
    墜落
    是我一生最愜意的時刻



跋涉  ¤ 李芒

    眺望的視線被莽林阻隔,
    來時的路早已草蔓藤連。
    想想离家時的躊躇滿志,
    咬咬牙再揮刀斬棘向前。
    滴血磨刃驗證生命極限,
    心中珍藏著對夢的留戀。
    行進的步伐越走越矯健,
    皆因跋涉是快樂的源泉!



貝得門斯拜  ¤ 李芒

    有一個十分好聽的名字
    常被堪培拉人掛在嘴邊
    中文譯音叫貝得門斯拜
    是離堪培拉最近的海灣
   
    從堪培拉到昆比陽再往東走
    沿著一條袋鼠出沒的蜿蜒路
    穿過一片人煙罕至的原始林
    當一股清新的空氣撲鼻而至
    大海就像鏡子一樣閃入眼帘
   
    貝得門斯拜是海濱小鎮
    風景如畫的海灘很安靜
    隨處停車不用擔心罰款
    當堪培拉人想念大海了
    便會驅車到這裡轉一圈
   
    堪培拉雖然不靠近海邊
    但是堪培拉人非常喜歡海
    於是在國會山前挖了個巨大的湖
    營造著堪培拉的好風水
   
    (這個“巨大的湖”指“格里芬湖”)



客居昆比陽  ¤ 李芒

    小憩在屋檐下的長椅上
    朝天仰望
    一架飛機正抖動翅膀
    向著堪培拉機場速降
    而我心堳o一片荒涼
    在這個整日見不到中國人的地方
    踟躕已久的喉嚨終於耐不了寂寞
    狠命地吼了一聲久違的陝北民歌
    —我家住在黃土高坡—
    滾滾的淚水不知為誰而落



屋檐下的風鈴  ¤ 李芒

    風吹動我心
    我心風中鳴
    鳴與誰人聽
    把思念肢解
    片片含情
    它乘著風兒去遠行
    翻山越嶺
    輕輕地啼叩你的耳輪
    這一夜
    風不停
    可否喚醒
    被你遺忘已久的約定



格里芬湖噴泉  ¤ 李芒

    一生的等待
    就是為了此刻沖天一飛
    好讓我親眼看一看
    傳說中你那迷人的風采
    聯邦公園的鬱金香
    目睹了我在空中顧盼的姿態
    驚鴻一瞥
    彼此將青睞點擊下載
    你見證了我的激情澎湃
    我也飽飲你的芬芳離開
    只剩湖畔鐘樓的聲聲不息
    提醒著世人我們曾經相愛



紀念一個不該紀念的人  ¤ 李芒

    “選妃”的醜聞使他聲名狼藉,
    儘管他一生並沒有結過婚。
   
    他的相貌看上去非常稚嫩,
    與他“老虎”的名字不太相襯。
   
    然而他終究是一名鐵血軍人,
    敢怒不敢言不是他的秉性。
   
    於是他在萬馬齊喑的長夜,
    用一聲驚天的虎嘯刺破了黎明。
   
    他有軍人的膽量,捨得一身剮,
    敢把皇帝拉下馬!
   
    他有軍人的本色,不成功便成仁,
    寧死不做階下囚。
   
    1971年9月13日凌晨蒙古上空的一聲爆炸,
    時間停止了,把歷史凝固成了一個謎團。
   
    他唯一留下的是一本《571工程紀要》,
    聽上去好像與建房修路有關。
   
    即使到了今天,我們的思想依然難以超越
    他那麼年輕所具有的激情、前衛和清醒。
   
    他走的時候只有二十六歲,
    沒有回頭看一眼黑暗中的祖國。
   
    風蕭蕭兮易水寒,
    壯士一去兮永不返!


| 返回首頁 | 散文 | 小說 | 詩詞 | 隨筆漫談 | 回憶錄 | 評論文學 | 原創藝術 |


©Copyright: 中華文化協會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