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心  ¤ 何玉琴

    從書本上看了太多的悲歡離合,現實中,耳濡目染太多的艱難困苦。

    一直以來,我對結婚成家、養兒育女有着一種莫名的恐懼。大學幾年,與異姓交往總是若即若離,理性得像個哲人。後來碰到我現在的丈夫,才磨磨蹭蹭地上了“賊船”,又稀哩糊塗地結下珠胎,直到女兒呱呱落地,一聲驚世駭俗的啼哭,把我從昏迷中驚醒,我便莫名其妙地作了母親。

    可是,夜深人靜時我還是常常做着獨身時那靑春快樂的夢。夢至酣處,往往被一雙小手或小腳弄醒,醒來時不知身在何處,今夕何夕。朦朧中看到身邊那雙渴望的眼睛,這才想起,原來自己已爲人母了。於是披衣起來,喂奶、把尿、換尿布。碰到女兒不舒服,便得整夜抱着她走來走去地搖晃。女兒雖然吃母乳,可她鼻子精靈,每噸飯菜做好,她必定醒來哭鬧。從此,我們便過上了食不安寧、睡不成眠的日子。

    女兒兩個月大的一天,精疲力盡的我們斜倚床頭歇息,女兒竟然對着我們吃吃地大聲甜笑起來。激動、喜悅使我與丈夫哈哈長笑,直笑得山搖地動、淚流滿面,疲勞一掃而光。再過些時日,友人來訪,問女兒:“媽媽呢?”女兒用小手指着我。女兒竟認得媽媽了!我感動得半個晩上睡不着。女兒學説話了,那一聲聲乳燕嬌啼,讓人眞的賞心悅目,動人心弦。女兒的每一聲啼哭,又是如此讓我們牽腸挂肚、憂慮百般。“可憐天下父母心”。這“父母心”豈止可敬可愛,卻眞正是可憐兮兮了。

    做兒女時,對於兄嫂的敎子方法,我常常指手劃腳,自以爲“如此這般”方能培養出人中豪杰來。乃至懷孕,也曾信誓旦旦,一定要養女成鳳、養子成龍。時至今日,當我爲了調解女兒的糾紛而弄得焦頭爛額時,才眞正明白,爲父母者,只要能把兒女養大,使其身心健康,成爲一個對社會對人類有用的人,便已十分足夠。由此又想起自己的父母,在艱難困苦中把我們四兄妹拉扯大,在窮得連薄粥都喝不飽時,硬是靠着賣木柴挑腳炭供我們讀書,把我們培養成在那個小地方算是出類拔萃的人——長子是恢復高考後第一批大學生,女兒成爲當地以後的第一個“女狀元”,老二、老四也是大學生——這其中的艱辛可想而知了。現在他們老了,需要我們照顧時,我們卻個個都在爲自己的前程各奔四方。而我,更是漂洋過海,來到這人生地疏的澳洲,不但無法替父母承歡膝下,反而讓他們時時挂心。有時父母問我們:“怎么那么久不寫信回家?”我們還理直氣壯:“有什么好寫的?又沒什么喜事。”現在才深深地體會,爲人父母記挂的是兒女的每一點滴,又豈止喜事而已?

    可憐天下父母心!

你有什么评论或感想吗? 请发表==> editor@aucca.com


| 随笔漫谈首页 | 上一篇 | 下一篇 |


©Copyright: 中华文化协会 -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 support@aucc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