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月作品集


| 少年的“理想” | | 澳洲的雲天 |



少年的“理想”  ¤ 水月


    每個人都有一個屬於自己的,獨一無二的少年。隨著年齡的增長,愈來愈喜歡回憶往 事。少年的故事,像退了色的舊照片,細節不再清晰,感觸亦不再鮮明,可閒來無 事時,卻想用文字去勾畫過去,也算是一種消遣自娛吧。

    小時候是跟著姑母在小城六安長大的。姑母是位舊式婦女,沒有讀過多少書,也從 未工作過。對她來說最大的不幸還是膝下無子。出於多方面的原因,姑母帶養了來 自不同親戚家的四個女孩,我雖是父母的長女,在姑母家的四個女孩中則位居弟二, 人稱“二姑娘”。

    記得小學二年級那年,我跟著奶奶去淮南,去我父母所在的城市過署假。假期結束 快開學時,一場大水堵塞了交通,回不了六安姑母家了。父親便讓我在淮南上了學。 便是那年,我 漸漸地開始熟悉了我的父母。

    父親是師範大學生物化學系畢業的,那時他在一所學校的中學部教英語。學不為所 用在那個年代大概很常見,師範大學畢業當老師算是專業對口。那時在我眼堙A父 親似乎什麼都懂。印象最深的是父親講解白居易的敘事長詩《琵琶行》,那琵琶女 “千呼萬喚始出來,猶抱琵琶半遮面”的神態和“大珠小珠落玉盤”的美妙琴聲使 我第一次感受到詩詞文字的美麗,也是從那時起,我在朦朧之中嚮往著有一天我也 能彈出“大珠小珠落玉盤”的美妙音樂。

    父親所在的學校有個文藝宣傳隊,七十年代,毛澤東思想宣傳隊遍 布全國,學校當 然也不例外。記不清細節了,也許與父親認識樂隊的老師有關,我加入了學校的樂 隊。小小樂隊的樂器中有二胡、三弦、月琴、楊琴、柳琴﹐但卻沒有琵琶。和琵琶 最接近的是柳琴,柳琴和琵琶有著同樣的形狀,比琵琶小,又稱“小琵琶”。也許 是因為受《琵琶行》的影響,我選擇了學彈柳琴。那是我有幸第一次接觸音樂。

    對一個孩子來說,在宣傳隊媥ヶ蛜q,彈琴是一種簡單的快樂。而 父親則有他的盤 算。那時每個孩子高中畢業後都面臨著一條上山下鄉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的必由之 路。如果在高中畢業之前能在劇團塈鋮鴗@份工作,便有希望繞過這條必由之路。

    那半年我很是開心地邊學彈琴邊上學,跟著宣傳隊四處演出,宣傳毛澤東思想。一 學期以後,姑母把我接回了到六安,因為父親先前答應過姑母讓我在她身邊長大成人。

    父親和姑母決定讓我繼續學彈琴,父親託人從上海買了一個柳琴,姑母託人從黃梅劇 團找了一個彈琵琶的樂師教我。這位音樂老師姓秦,秦老師雖是以彈琵琶為專業,卻 似乎精通很多樂器,包括二胡、三弦、月琴、楊琴、柳琴、京胡和笛子。有趣的是, 秦老師有七個孩子,最小的一個是男孩。每個孩子學一種樂器。小五子是個和我一 樣年歲的女孩,正好也是學彈柳琴的。她的柳琴是她父親自己做的,看上去比買的 還好看。我和秦家的七個孩子,就像一個小小樂隊,經常一起在大院媞t奏,贏得 很多羡慕的眼光。少年的多半時光便這樣在音樂聲中度過。

    那時,我最大最好的前途和理想,便是在當地劇團塈銗鬙謎皉颸答漱u作。

    1977年我剛進初中,當地劇團有一次大招生。我正好也到了可以參加招考的年齡。 姑母不想讓我錯過這個機會,便給我報了名。對她來說,我若能在當地劇團塈鋮 工作,以後一直留在她身邊是最好不過了。

    經過一番測試,我被錄取並參加了體檢。姑母很是高興。不料父親接到消息連夜趕 到小城,極力說服姑母讓我放棄這個工作機會。

    1977年是高考恢復的第一年,姑母和我並不清楚這意味著什麼。姑母雖有幾分不樂 意,可也相信父親比她懂得多,眼光比她遠。

    我自然聽從了長輩的決定。那個年代,我所知道的便是首先聽黨和毛主席的話,然 後聽老師和父母的話。也沒有什麼獨立思考的能力。

    從那以後,便一心好好讀書,準備考大學。

    後來,又是聽了父母的話上了醫學院。再後來,在一陣出國熱的浪潮中隨著丈夫來 到了澳洲。一生中自己獨立做的最大的決定算是參加並通過了澳洲醫生資格考試, 於是有了一段在澳洲醫院做醫生的經歷。

    想來有趣,今日的現實似乎遠遠超越了少年時最大最好的理想。作為一個小人物, 時代的浪潮往往決定了個人的命運。如果不是高考恢復和後來的出國浪潮,我大概 便會在小城劇團堸竣@個“猶抱琵琶半遮面”的琵琶女,不可能漂洋過海,到這 領略一番別樣人生了。



  ¤ 水月


    誰的爽朗笑音
    催開了一樹樹花
    點亮了一朵朵雲
    追著春的來臨
   
    清幽幾片雪花
    飄在昨日的記憶
    轉眼已見
    簇簇花紅
    絲絲柳綠
    瀟灑著春的氣息
   
    踏香遍地青翠
    唱響全心歡喜
    盈盈一身春輝
    快樂
    盡情
    沉醉



澳洲的雲天  ¤ 水月


    我愛這澳洲的雲天
    她幻想豐富如天真少年
    在四季變幻的光艷中
    把明媚與歡樂灑向人間
   
    她是夏日清晨
    喚醒人們的那片鮮艷
    金光與銀色在雲縫中閃
    撲朔迷離點灑在眼前
   
    她是冬日黃昏
    夕陽映照的那份莊嚴
    悄悄地收回那五色斑斕
    讓朦朧月色
    伴隨甜美的睡眠
   
    她喜在秋日堹d連
    任思緒幻化萬千
    她愛在春光下消閑
    隨想像飛向極限
   
    也偶有憂愁
    偶有哀怨
    在陰雲密佈下
    淚雨纏綿
    雨後的她
    又湛藍如洗
    展露出明媚的笑顏
   
    我愛這澳洲的雲天
    愛她的悠閑,愛她的纏綿
    愛她的天真,愛她的莊嚴
    願我的渺小
    溶入她的無限
    願日日與她同行
    分憂愁, 共歡艷


| 返回首頁 | 散文 | 小說 | 詩詞 | 隨筆漫談 | 回憶錄 | 評論文學 | 原創藝術 |


©Copyright: 中華文化協會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