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Story Just for You
(一篇只獻給你的故事)
  ¤ 王非



不錯
這是我寫的故事
一篇獻給你的故事
只希望一天你
能夠看見

                (一)

Phone Call

    2003 年 12 月 26 日,明天就是你的 17 歲生日。其實就算你不提前 E-mail 邀請我,我也記得明天就是你的生日。是的,我又怎麼會忘記呢?

    我真的是很想去你的生日舞會,可我又不敢去。我不敢去,并不再是因為我 不會跳舞了。我不敢去,是因為我不想再點燃心中愛你的那一盞火。也許我該說那 盞火根本就沒熄滅過,只是我知道再次遇見你,只會讓它燒得更燦爛,更旺盛。 .

    其實在 4 個月之前,這盞火曾經燒到了極點。但我卻努力地嘗試去撲滅它, 因為我明白,當時的我不知道該怎麼去愛你,我認為自己不能讓你得到滿足,也不 能給你需要的一切。我明知道我們之間的關係能從朋友升華到情侶,但我卻沒有嘗 試。我也不知道我是對,還是錯。

    在我正在掙扎自己是去還是不去時,你給我打了電話。

    "Hi, is this Fei (你好, 請問你是 Fei 嗎)?"

    "Yea. (是的)"

    "Hey Fei, this is Joan (你好 Fei ,這是 Joan 啊) !"

    我可以聽得出她非常激動, 畢竟我們已經3個月沒聽過彼此的聲音了。

    "Hi, Joan. How are u doing (你好, Joan 。最近怎麼樣啊)?"

    雖然我也很高興再次聽見她的聲音,但我就是那種老是壓抑自己的人,不愿 意向人顯露我的本意。即使我激情萬分,可我還是裝出一副若無其事的神情。

    "You know what? Tomorrow is my birthday (你知道嗎?明天就是我的生 日了)."

    "Oh! Yea! Happy birthday, Joan (噢,是嗎?生日快樂啊, Joan ).".

    其實我早就知道明天是她的生日,但我又要裝成自己不知道,不然她一定會 生氣,怪我沒有打電話給她祝她生日愉快。

    "Thx, I will have a birthday party tomorrow night, so are you gonna come? Come on Fei, come please, I want to see u, we haven't seen each other for a long time (謝謝。我明晚將會舉行一個生日晚會,你來嗎?來嘛, Fei , 我很想見見你啊,我們已經好久都沒見過對方了)."

    她的語氣,真的是很誠懇,我就算找遍了整個漢語辭典都找不出一個可以拒 絕她的詞語來。再說我們說的是英語,就算能找到一個詞語出來,我也不一定能把 它翻譯成英文,還有…其實給了這麼多欺騙自己的借口,最終都還是掩蓋不了心中 早已明確的那個真正的原因:我想去,是因為我想見她,我想見她,是因為我還喜 歡她。

    "Yea, really a long time, four months and seven days (嗯,真的有 好久了,足足四個月零七天啊)."

    "Are u serious? Really seven days (真的嗎?真的是零七天)?"

    "If u still think I am Chinese, than u should believe my math (如 果你還認為我是中國人的話,那你就該相信我的數學能力)."

    "Ha ha ..., sure you are. You are still funny just like four months and seven days ago, I guess you will never change your style (呵呵... 你 當然是啦。你還和四個月零七天前你一摸一樣,依舊那麼的風趣,我猜你是永遠都 改變不了你的風格了)."

    她笑得很開心,聽到她那種開心的笑聲,我真的是很滿足,也很自豪。我唯 一能給她的,可能就只有這個。但我覺得這并不夠,我要給她更多更多的東西,不 單只是這笑完後就消失了的joke(笑話)。

    "You know I am not trying to be funny, I don抰 even think I am a funny person. But I don抰 know why every time you laughed so hard, so I guess I am funny then (你知道我不是故意逗你笑的,就連我自己都不相信自己 是一個風趣的人。但是看你每次都笑得那麼的開心,所以我想,可能我就是天生風 趣吧."

    "Fei, trust me, you are. So are you gonna come ( Fei ,相信我,你 就是。對了你到底能不能來啊)?"

    "I guess I am (我猜我能吧)."

    "For real? Fei (真的嗎? Fei )?"

    "Yea! Even I run I will get to your house by the time party begins (是的,就算我跑步我也會在晚會開始之前到達你家的)."

    "Ha ... ok, then I see you tomorrow night at 7:00. You know where is my house right (呵... 那好,明晚七點鐘准時見哦。你知道我住在哪裡對嗎) ?"

    她總能分辨出哪些是我說的笑話,哪些是實話。其實我想也不難,她知道我 是從來不拿大事來開玩笑的,而去她的 party ,這可是很大很大的事,大到我連續 兩晚失眠就是為了來慮自己是去還是不去這個問題。我真傻,兩晚考慮的結果,還 不如她的一聲電話。或許我該說,她的請求,真的是很難很難推辭。我又怎麼忍心 看到她失望呢?

    "What's wrong Fei? You know where is my house (真的了 Fei ,你知 不知道我家在哪裡啊)?"

    "Oh, I am just thinking if I know, I guess I do know. Is in Florida, right? (哦,我正在想呢。我猜我知道,你家是在佛羅理達,對嗎)"

    "Fei! Haha ... for real you know it or not ( Fei !哈哈... 說真的 你到底知不知道啊)?"

    她嘗試著很認真地問我,可是她動人的笑容早已把認真給沖走了。

    "He ... you have to give a foreigner a chance to finish his talking first. It's in Florida, Pembroke Pines, right (呵... 你可要給我這個外國 人一個機會讓他先完成他的句子啊。是在佛羅理達, Pembroke Pines 區,對嗎) ?"

    "Yea! Keep thinking (對!繼續努力)."

    "Southwest 12th street ( Southwest 12 街)?"

    "Yea, and what is my house number (對,那我家的門牌號碼呢)?"

    "I guess, I think, I believe is 11660, is that right (我猜,我想, 我估計應該是 11660 號,對嗎)?"

    "Wo! Fei you are so smart (哇! Fei 你真的是聰明啊)!"

    說完她在電話那一邊為我鼓掌。

    "He ... the address is right in front of me, remember we went to the summer camp together and there's a sheet of communication paper shows everybody's home address. I just found it (哈... 你的地址現在就在我面前 啊,還記得我們一起去的那個夏令營嗎?營裡每個人都有那麼一張通訊錄上面寫者 大家的地址的,我剛才才找到)."

    "Whatever Fei! I know you smart (知道你了不起了)."

    她的語氣有點諷刺,不過我知道她是開玩笑的。 "I am just joking you know (你知道我只是開玩笑的)." 她還是在我回答前補上了這句話。

    "You just say I am smart, so sure I can tell you are just joking, isn't that right Joan (你才說我聰明呢,那我當然就知道你是在開玩笑的咯, 對嗎 Joan )?"

    "Yea Yea, so see you tomorrow night then (是,是,那我們明晚再見 了)."

    "Ok, I will be there no matter what (好,我明晚無論如何都會到的) ."

    "Thanks Fei. I have to go now, to pick a nice dress for tomorrow night (謝謝你了, Fei. 我現在要出去了,準備買件漂亮的衣服給明天晚上穿) ."

    "Go ahead, see you tomorrow night (去吧,明晚見)."    掛上電話後,我發現4個月零7 天後的我們一直沒變。在她面前我依然是很會 逗她開心;在我面前的她,還是很喜歡被我逗得哈哈笑。是的,時間并沒有改變一 切,至少她對我是沒有改變的,但是我相信時間不多不少改變了我的想法。這到也 是,一直以來,問題都不在她身上,而是在我的身上。

Summer Camp

    說到我和她是怎麼認識的,那還要回到4個月零7天前的這個夏令營。

    夏令營的全名叫做 AHEC Summer Health Careers Camp. 顧名思義,是一個 camp 能讓我們了解更多有關醫學上的職業區分和每個職業的具體範圍和要求。醫 學上的職業成千上萬,每個不同方面的醫科都有不同的工作,不同等級的工作的要 求和範圍也都不同。比如說 Nursing (護士職業),就分兒童科,老年人科和孕婦 的科等等。學兒童科的和老年人科的,內容都不怎麼相同,孕婦科的就更不用說。 所以這個 camp 就是讓我們深入了解每個不同的醫學職業所包含的種種細節,好讓 我們更加明确自己和自己將來想要走的道路。

    整個 camp 是免費的,我指一分錢都不用自己掏。別以為美國就有天上掉餡 餅這種好事,不用錢,并不是說人人都能去。想去的話,那可要先寫一篇文章。裡 面要回答到幾個問題,那就是:你為什麼想成為一為醫護人員;你為什麼想來這個 夏令營;你為什麼認為這個夏令營可以對你的未來產生幫助。

    其實答案都不難答,你為什麼想去當醫生,答案普遍是因為想為人民服務。 一些比較正直的人還會說因為醫療人員的工資很樂觀,寫這個沒關系,因為這只是 在為人民服務這個的基礎原因上加點點綴。再說其實大家心裡面都明白這也是一個 主要原因,要是當醫生的人連開巴士的人的工資都不如,那想必當醫生的人數也會 大大下降。誰愿意讀 8-10 年的苦書,然後出來後連一些高中都還沒畢業的巴士司 機的物質生活還不如。所以在這裡提到金錢這點,不但沒傷害,反而讓人覺得你誠 實。一些大腦有排瀉物(凡稱大腦有屎)的人,會寫因為我父母說當醫生錢多,所 以我想當醫生。 Well, 如果你能寫出這種答案的話,想必你的智力也將會成為你當 一名醫生的重大障礙。所以來這個 camp 也只會浪費納稅人的金錢, 100% 不中選。

    至於你為什麼想來這個夏令營,這個問題的答案普遍也是因為我相信這個夏 令營能幫我了解更多的醫學知識,為我的將來起到幫助等等類似的答案。一些正直 的人會在寫完正式原因後加上因為這個 camp 是不用錢的,其它 camp 的費用都很 高,我家支付不起,所以我希望你們能給我一個機會。這個也是在標准答案上加點 人性化的色彩,有利而無弊。一些大腦有 SHIT 的人( Joan 說過,有時候拼出一 些臟字能讓人覺得稍微文明一點,比如說" you are full of S-H-I-T" 聽起來比" you are full of shit"要文明一點。所以在這裡我用用,看看有沒有效果)也許會 寫,因為暑假在家裡也沒事做,這個camp 是免費的,說不定還能在裡面遇見幾個美 女,所以我決定來這個 camp 。 Well, 同上, 100% 不中選。

    其實美國很多的時候一些選拔賽所給的題目都是這樣,都有一個或幾個普遍 的答案。就像 College Application (大學申請表)上面的問題問來問去都是那幾 個,答案答來答去都是皮變肉不變。所以往往一些附加的條件才是取勝的關鍵。 .

    就說我,在 summer camp 的文章中,我強調自己剛來美國不久,所以這個 camp 能讓我接触到更多的人,了解更多的美國社會,知道更多的美國醫療系統, 學到更多的英語。所以這個 camp 對我的益處是比別人都要多的,因此我很希望能 被入選。

    哈哈,結果果然不出我所料,我被選中了,有時初到貴境的還真的有點優惠。

    就這樣,我成了全 Florida 60 個入選人中的一名,說一點都不驕傲,是假 的。

    入選後,我收到了 camp 寄來的一份包裹,裡面詳細介紹了要帶些什麼東西 和夏令營的注意事項。

    讀完後,我就知道雖然這個 camp 只有一個星期,可是去的地方可不少。而 且去的地方也不只是醫院,還有些遊樂場所呢。

    我們住在 NOVA University(一所大學) 的學生宿舍裡,男的樓下女的樓上 (要是混住的話我想嘗試來的人會更多),每晚 12 點准時關燈睡覺。樓梯間有保 安,以防 Color Wolf(有顏色的狼) 想"混黑摸魚",偷偷摸摸地上 2 樓幹壞事。

    看起來這個 camp 還挺不錯的,我日盼夜盼,希望暑假快快到來。幸好當時 我不認識 Joan, 也不知道她也入選了。不然的話,我想我一定在夜晚成了貓棗夜貓 (因為失眠)白天成了中國國保棗熊貓(因為熊貓眼)。


    ===> 下一章

你有什麼評論或感想嗎? 請發表==> editor@aucca.com


| 返回首頁 | 散文 | 小說 | 詩詞 | 隨筆漫談 | 回憶錄 |


©Copyright: 中華文化協會 -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 support@aucc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