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澍作品集


| “恭喜發財”大珀茹 | 小城無故事 | | 也談"英雄" |
| 花開花落 | 濤聲依舊 | 上海之行 | 金色的水仙花 |
| 天馬行空卡洛蘭 |



也談"英雄"   ¤ 李澍


    “英雄”沒有獲得奧斯卡獎,可是“英雄”贏了,二億的票房收入還僅僅是 個開始。不管是倒“謀”者的漫天噴糞,還是崇 “謀”者的拍案叫好,“英雄”是 贏了。聽到這樣的議論,本人更想一睹“英雄”本色,可是這堛獐v院還沒有開始 放映,幸好朋友剛從國內帶回來 DVD ,借來看了,雖然是影碟還好是正版,沒有影 院中觀眾咳嗽打嗝放屁的聲音。

    要說好看,“英雄”是好看,畫面整齊,氣勢磅礡,人物冷峻,氣貫長虹, 個個都是英雄,個個都有好的劍法和執著的信念,雖然他們的信念值得推敲。

    “英雄”沒有獲得奧斯卡獎,照羅燕的說法是送錯了時候,沒有炒作就匆忙 上馬,在好來塢這種地方是行不通的,尤其咱們這種深奧的“中華魂”。羅女士說 的不錯。

    張導演執意要營造英雄,他認真、執著、勤奮、欲窮盡一生之力,為中國的 電影制造出英雄來走向世界,進而自己也成為電影界的英雄,這種精神難能可貴。 “英雄”在電影院堣]果然不負張導的厚望;

    大漠孤煙 鐵馬金戈 飛沙走石 刀光劍影
    冷峻孤傲 長空殘劍 英雄無名 威嚴秦王

    無一畫面不精工細作、美倫美奐,無一人物不精雕細刻、大義凜然,無一場 面不浩大,不蕭殺,不惊天地、泣鬼神。它使觀眾的心中有了從未有過的感受! .

    可惜做工如此之好的大片有一硬傷,張導演想把秦王也制造成英雄的意圖實 在是大錯特錯。做為秦國(西安)人,張導演對秦王情有獨尊,有情可原。可是懂 一點歷史的人都會知道;秦王不是英雄,秦王是暴君!秦王是殘害百姓,魚肉黎民 的暴君!秦王實在是該殺、該刺,荊柯刺秦未遂的千古遺恨至今還在正義者的心中 耿耿于懷,“風瀟瀟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的長歌至今還在正義者的耳畔 悲壯的徊響。張“英雄”啊,以你“一個都不想少”的百姓心,怎麼會去試圖謳歌 一個殺人如麻,惟我獨尊的暴君,你應該知道秦王欲奪天下的目的不是為了“救民 于水火”給百姓一個統一的國家,統一的文字,而是為了他王者的野心,統一了天 下的歷史結果,不過是他野心的副產品,而不是他的善舉,他沒有過善舉,有的只 是暴虐。你還應該知道秦王的“天下”是他獨裁者的獨霸天下,而不是范大人“先 天下之懮而懮,後天下之樂而樂”的天下,豈能用一個“天下”就混淆了英雄与梟 雄。幸而有陳胜吳廣,能夠用自己的腦筋反思“今亡亦死,舉大計亦死,等死,死 國可乎”,續而揭竿而起,“刺秦”大業終成。

    善良的人們也用自己的腦筋想一想吧,秦始皇統一了中國之後帶給中國的是 什麼?虐政,苛政,是幾千年封建王朝的鐵鎖,他的獨裁,霸權,惟我獨尊,順我 者昌,逆我者亡的封建遺毒一直流傳到近代,否則你我怎會離開統一的大國,流落 异鄉?

    善良的人們為什麼不再去大膽的想想,倘若歷史上沒有這樣一個一手遮天的 秦始皇,焚書坑儒、殘虐百姓、把一個泱泱大國控制得幾千年都擺脫不了禁錮,中 國是不是早已成為世界最先進的國家,你我也不用到洋人這堥荋M找民主,人權? 或是草坪、洋房?

    自古以來的帝王是英雄,還是罪人?是功,還是過?讓史學家去爭辯吧。做 為一介小民,我從小就憎恨殘忍自私。少小時到京郊遊玩,滿眼是一座又一座陰森 巨大的王室陵墓,奇怪祖宗留給我們的為什麼盡是些墳墓。後來聽說古代的帝王, 為了使自己的墓穴能夠保密,是要把建造墳墓的百姓統統殺死的,從此就對帝王產 生了憎惡。上了中學去八達岭看長城,在感受了 “不到長城非好漢”的豪情之餘, 我在日記中寫下了這樣的感想:長城是中國人的驕傲,也是中國人的悲哀,因為那 每一塊磚縫堿y著的都是秦朝老百姓的血和淚,每尺城牆下掩埋的都是秦國民工的 白骨。是功,是過,是驕傲還是悲哀?

    當然,歷史就是歷史,适者生存,弱肉強食,胜者“英雄”敗者寇,自然規 律,歷史規律。沒有人能夠控制自然,強寫歷史。可是強者、勝者就是英雄嗎?世 界發展到今天,社會文明了,人民平等了,英雄的涵義就不再只是原始的弱肉強食, 而是強肉弱食了。如果是英雄,就有義務去照顧弱小者,如果是智者就應該去創造 財富扶協弱智者,如果是幸運兒就應該去幫助不幸的人。像“超人”,像“左羅”, 像王妃戴安娜。

    張導演,時代在進步,社會在發展,歷史不可更變,歷史觀卻可更變。如果 抱著電影“好看”就行了的觀點來拍電影那就太可悲了。如果想成為世界級的英雄 導演,一定要有正義感,像“辛德勒的名單”。

    電影拍得再好,立意錯了,全盤皆輸。“英雄”你贏了票房,但沒有贏了道 義。

你有什麼評論或感想嗎? 請發表==> editor@aucca.com


| 返回首頁 | 散文 | 小說 | 詩詞 | 隨筆漫談 | 回憶錄 | 評論文學 | 原創藝術 |


©Copyright: 中華文化協會 -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 editor@aucc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