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曉君作品集


| 我的澳洲同學 | 際遇 | 數學老師 | 今夜星光 燦爛 | 都市男女 |
| 夕陽之戀 | 孽緣 | 心馨 | 相思葉 | 相知 | 只是當時已茫然 |
| 命運之旅 | 夜班 | 澳大利亞華文創作(1989-1999)評析 |
| 真兇 | 多元文化主義在澳大利亞 | 炮竹和煙花 | 乞丐 |
| 愛在深秋 | 黃花女 | 千里無姻緣 | 情歸何處 | 昨夜星辰昨夜歌 |
| 活色生香 |




都市男女  ¤ 張曉君


    傍晚,悶熱無風,即使坐在海灣的樹蔭下,也覺得渾身粘乎乎的。這堙X—悉尼玫瑰 灣的一片青草地,我不知來過多少次了,此刻景物依在,心卻只感到孤單。難怪人 家說女人是世界上最矛盾的動物,有時候連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想怎麼樣?是 我向查理斯提出分手的,因為我實在不知道我為什麼要跟一個說愛我、卻從來沒想 過跟我結婚的人廝守一輩子!可是分手以後最感失落的還是自己。

    看著蔚藍的大海,煩躁的心漸漸平伏。人有時候真的很怪,總想打破一些固有的平靜, 去爭取一些不屬於自己的東西。當初認識查理斯的時候,是我自己說,我不介意他 有妻子,只要他真心愛我就行了。我實在忍受不了他對我那種謙謙君子的態度,我 不要他只吻我的臉龐和額頭。我們的第一次,是我先誘惑了他。

    “小姐,我可以坐在這兒嗎?”一個臉帶凝色的中年男子走到我的身邊。

    “隨便。”——這種無聊的男人見得多了,我幾乎連理都不想理他。

    “今天天氣真悶!”——廢話,你就說不出有點兒創意的新台詞嗎?這次我沒再吭聲。

    “你一定覺得我很唐突,可我真的很苦惱,身邊連一個可以說話的人都沒有。如果我 讓你覺得掃興的話,請你原諒。”他的眼神竟然帶著幾分誠懇。我心媗戙--這人 的演技還過得去嘛!

    “我沒想到結果會是這樣的!是她自己提出要離婚的,我簽字了,她卻要自尋短見。”

    他的話勾起了我的好奇心。我第一次留心地注視著他,他是一個黑黑瘦瘦的高個子, 臉上顯出一種真心的悔意。

    “我一直在中國做生意,很少待在家堙C幾個月前,我回來度假,發現她有點異樣, 她以前是個直腸子,甚麼事都藏不住。這次回家和她在一起,她沒有了過去的熱情 爽快,常常在發愣。我問她,她總說沒什麼,問我們的女兒,女兒也說不知道。直 到那個男人打電話來找她。

    “哪個男人?是她的情夫嗎?”我忍不住問道。

    “她聽了他的電話以後,就忍不住哭了起來。在我再三追問下,她才說,她很對不起 我,在上次女兒得了急性肺炎時,不會說英文的她找了她的英文家庭教師幫女兒辦 入院手術,就在那天晚上,孤單而無助的她把那個男人留在了家堙C”他沒有回答 我,只是繼續自說自話:“她哭著說,那個男人一直在糾纏著她,在我和那個男人 之間周旋,讓她越來越覺得內疚,她不能再這樣下去了,她說她覺得很累,如果我 不介意,她還想留在我身邊。”

    “那你怎麼辦?跟她離婚嗎?”我又問。

    “我想過,這事兒的確讓我很惱火,可是我沒有那樣做,女兒還小,她甚麼也不知道, 她是最無辜的。所以我答應她讓我們忘記這事兒,重新開始。”

    “她真的跟那個男人斷絕了關係。我也儘量安排了時間在澳洲多住了幾個月。可是, 自從我知道了這事兒以後,我覺得我的心變了。儘管我不是一個很傳統的人,因為 我心媮`有一根刺,雖然我們還睡在一張床上,可是我不太願意碰她。她也感覺到 了,她常常半夜堸蔑膠a哭。我開始有點兒討厭她,後來就沒有了這種感覺。我們 的夫妻關係其實已經名存實亡了。我也沒想到,人和人的感情可以這麼容易消逝。 這時候,她作了最後一次努力,在女兒生日那天晚上,我們一家三口去了卡拉OK, 盡興而歸。她女兒睡了以後,我也快睡著了。

    在朦朧中,我感到她赤裸而溫熱的身子緊摟著我,我也情不自禁地摟住了她。 後來,我聽到她低低的泣聲,我感到她的身體對我刻意的奉承,我忽然有一種奇怪 的感覺:恍惚她是一個正向我獻媚的妓女,我的慾望一剎那頓然消失。”

    他沉默了,眼睛無目的地看著遠處的海。

    “她終於提出了離婚,我同意了。我覺得這對我們倆來說,未嘗不是一種解脫。這件 事最受傷害的是我們的女兒。我感到女兒對我充滿了仇視,而我又不能向她解釋甚 麼,她實在不該知道這令人難堪的真相。”

    我開始對他另眼相看,儘管我不一定認同他的做法,看來他至少不是那種自私得令人 討厭的男人。他仍沉浸在他自我的空間堙A恍惚我已不存在。

    “我不知自己是否太執著,或者太無情,我也嘗試過忘記她的錯,重新開始與她的關 係,可是我不能。因為她在跟另一個男人鬼混的想像,會常常浮現在我的腦海堙A 揮之不去,我只好選擇放棄。”

    “她死了!警察說是交通意外,我覺得是她選擇了自殺。”在陰暗的暮色下,我再也 看不清他的臉,我從手袋媞N出香煙,燃著了一根,吸了一口才遞給他。

    “謝謝!小姐,我是不是太讓你掃興了?”我搖了搖頭。“謝謝你耐心地聽了一個閒 人的一番無人可訴的話,今天晚上你能陪我吃晚飯嗎?”

    ——看,還是不免於俗套,我剛放鬆的警覺又緊繃起來,斷然地說:“對不起,我 不習慣跟陌生人一起吃飯。”

    “那打攪你了,再見!”他竟頭也不回地走了!

    這回兒有點兒失望的反而是我,為甚麼他竟然一點兒也不糾纏呢?我懊惱地想,如果 我沒有拒絕他,那結局又會是什麼呢?

    何必理會甚麼結局呢?至少這個傍晚,因為這個陌生男人,我不再寂寞。

    深黑的海和漆黑的天融為一體,遠處點點粼光大概是晚歸的魚舟,就象一顆顆移動 著的星星。我沒有馬上離開,思緒總離不開這個陌生的男人。過了很久,我才珊珊 地走向汽車。

    汽車向著光怪陸離的市中心奔馳,從倒後鏡堬M楚地看到自己的眼睛和這雙眼睛後面 的無法掩飾的思想,我不覺自嘲地一笑--其實真正有所企圖的是我自己!

你有什麼評論或感想嗎? 請發表==> editor@aucca.com


| 返回首頁 | 散文 | 小說 | 詩詞 | 隨筆漫談 | 回憶錄 | 評論文學 | 原創藝術 |


©Copyright: 中華文化協會 -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 editor@aucca.com